本科读6年,直接读研不香吗?第二学士学位,是鸡肋还是就业大杀器?


874万应届生直面疫情就业季。为解决就业难题,已叫停的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再次启动。

作为大学本科后教育,第二学士学位学制两年,实施全日制学习,主要招收今年的应届毕业生或者近三年暂未就业的往届生。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力推第二学士学位教育重启,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确实有助于缓解当前的就业压力,这是第一个比较直接的作用,跟研究生扩招相应。

不过有人发问,本科读六年,直接读研不香吗?第二学士学位,是机会还是鸡肋?

废而又立

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已在我国发展了30多年。

1984年,少数高校试办第二学士学位班。1987年,原国家教委等部门联合下发《高等学校培养第二学士学位生的试行办法》,建立制度。

不过,随着研究生教育的发展,第二学士学位弥补研究生教育不足的作用基本完成,加上高校实行的第二学士学位多为双学士学位、辅修学士学位模式,第二学士学位逐渐停招。

2019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印发《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管理办法》,规定2022年《办法》实施后,各学位授予单位不再招收第二学士学位生。

这一决定遭到部分学者的反对,随着疫情对劳动力市场的冲击,卢晓东为此专门撰写了《关于“适度扩招第二学士学位生 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高校毕业生就业冲击”的政策建议》。

5月29日,教育部官网公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在普通高校继续开展第二学士学位教育的通知,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废而又立。

这则通知,是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精神,为高校毕业生创造更多再学习机会,增强学生就业创业能力。

优先稳就业保民生,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作了如此表述。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指出,就业和民生是关系着整体经济筋骨的问题,要稳住经济,首要任务就是稳住就业。

在大学生层面,今年874万应届毕业生再创历史新高,升学扩招形成了分流渠道。

在第二学士学位重启之前,教育部已决定研究生扩招18.9万人,专升本扩招32万人,同时招收40多万毕业生补充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队伍。

就业困局

长期困扰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关键问题,其实并非无法落实就业机会。

卢晓东认为,关键是结构性就业的问题,一是国家急需的高新技术类专业人才、高层次经营管理人才供给不足,二是面向地方经济建设的应用型人才培养薄弱。

大学生白领过剩,相比之下,高职院校毕业生面向县市就近就业,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近五年来一直保持在90%以上,2017届高达92.1%。

卢晓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第二学士学位表面上是为了缓解疫情就业,也是为了促进跨学科人才的培养,跨学科人才是未来创造力的关键。

一来,第二学士学位培养效率高。传统而言,一个专业要四年才能毕业,第二学士学位专业不需要学习英语、通识课、政治课,只需学习专业核心课程,两年后就同时具备跨学科背景。

二来,很多大学不让自由转专业,第二学士学位给了学生一个求学心仪专业的机会。卢晓东表示,这是中国高等教育固有的一个问题,大学生毕业时发现,就业市场不太接近所学专业。

此次第二学士学位重启,将重点支持高校在国家急需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大数据、集成电路、家政服务等相关领域增设第二学士学位专业,这些专业毕业后有一定的就业优势。

不过,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很难缓解当代大学生结构性失业的问题。

梁挺福指出,我们要非常清楚本科毕业后难就业的都是哪一类专业,这些专业往往是偏人文社科类的专业,这些专业无法跨学科去就读国家急需的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大数据、集成电路等相关领域增设的第二学士学位专业。

第二学士学位仅是暂缓燃眉之急,两年后绝大多数学生依然要面对结构性就业难的问题。

利弊参半

就业难的另一症结,指向大学生的培养质量。

从招生端来看,在疫情促就业背景下,第二学士学位的招生门槛会降低吗?名校第二学士学位录取率会提高吗?培养质量,先从源头把